樟樹爺爺

       **********  ~ 樟樹爺爺 ~      **********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 樟樹爺爺超過800年,大約起於元末明初。這棵老樟樹,是在大約三百多年前的吳、彭兩姓先民,於鄭成功驅逐荷蘭人,收復台灣二、三十年之後攜眷到此墾拓。其中,彭姓先民就在這棵老樟樹附近搭建房舍,繁衍子孫,並且不斷聚集拓墾移民,終於形成一個部落。而這棵老樟樹是自然生原木,彭姓先民定居之初,胸圍已二人合抱有餘。

    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清廷戰敗,簽訂「中日馬關條約」,將台灣割讓給日本,日本派兵進佔台灣。台灣同胞義憤填膺,抗日義士群起,集結在老樟樹所在地附近山區;由於當時本地已是南北往來必經之地,日軍乃派兵駐防在此,欲藉教育的力量,化解雙方對峙,不斷遊說地方人士興辦學校。

    當時地方人士眼見大勢已去,為了緩和雙方廝殺,乃於一八九九年正式設校,由日本人小山田忠恕擔任首任校長。設校之初,先借用附近媽祖廟上課,後來熱心人士捐資、捐地,在現址興建校舍,彭姓業主也欣然捐贈毗鄰的土地作為校地,這棵老樟樹就在此時,一併劃歸學校所有。

    這棵老樟樹,屬於香樟中的花樟,材質有美麗花紋,目前距離地面一公尺處的樹圍達五點八公尺,樹高廿二公尺,直徑二點二公尺,樹型平整向四方伸展,外型挺拔、美觀,每年定期測量樹圍,發現仍在微微長大,樹齡至少八百年以上,鄉民均稱「千年大樟樹」。

    目前這棵老樟樹已由國際扶輪社共同認養,校長蔡家井為感謝認養人之義行,特別勒石以誌其事。興隆國小這棵老樟樹,是學校的精神標誌,也是地方的圖騰,將近百年校史的興隆國小,不知多少學生曾在老樟的樹蔭下嬉戲、成長又凋零,一代接一代。也有許多感人的故事,在老樟樹下交織,讓地方人傳頌著,歷久彌新。  

    其一,一九三五(乙亥)年四月廿一日清晨六點許,台灣中部地區大地震,苗栗縣轄內的罹難人數達一千三百餘人,其中又以興隆國小所在地的銅鑼鄉最慘重,死亡人數為二百廿七人,於是這棵老樟樹下,就成為當時的緊急醫療救護站。地方名醫劉肇芳(一九0八年生),親自在那裡救治傷者,自清晨至下午未進飲食,回首看見一只飯甑,頓覺饑腸轆轆,一下吃了幾碗糙米飯,而他在老樟樹下,挽救了不少村民寶貴的生命。  

    其二,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,即一九四五年三月中旬,美國軍機轟炸台彎,銅鑼鄉興隆國小附近,落下五枚一百公斤重的炸彈,其中三枚未爆炸,二枚炸毀學校部分教室。另外,有幾枚瞬間性的炸彈在學校上空爆炸,老樟樹卻神奇似的毫髮無傷,這段故事,益使老樟樹成為鄉民心中的「精神堡壘」。

    其三,日據台灣時代,一位新到任的校長,有意砍伐這棵老樟樹做「浴盆」(洗澡用的圓桶),當時的一名「大人」(當時台灣人稱日本警察為大人)到任,他要做一只上好的「浴盆」,東找西找又看中這棵老樟樹,要砍下老樟樹,事為村民知悉,膽子大的村民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群集衙門之前向「大人」提出警告:「要命就不准去動老樟樹」,就這樣,老樟樹逃過一劫。

    其四,民國三十八、九年前後,連續幾年「農業試驗單位」,均前往興隆國小採摘老樟樹的種子。據稱,這棵老樟樹是原生樟樹,也是農業研究單位列管有案「指定採種」的樟樹。

    其五,民國五十年左右,學校附近的道路拓寬,地方要負擔三分之一的配合款,由於當時居民並不富裕,又正值三義木業興盛之際,有人倡議標售這棵老樟樹,據說當時有人出價二十萬元。所幸地方有識之士極力反對,另籌財源,老樟樹再逃一劫。坐在老樟樹下與地方耆宿聊天,他們有說不完的故事,故事的背景都圍繞著老樟樹,老樟樹與村民的生活作息已經密不可分,村民三番兩次保護老樟樹得以不受損傷,老樟樹也不負村民期望,不僅老當益壯,還在繼續不斷「長進」,成為鄉民的「精神堡壘」,並以老樟樹為榮! 

校務行事曆

返回頁首